lovebet_爱博体育_lovebet爱博体育_love爱博,官网,官方网站,官方网址

    <menuitem id="d1thr"></menuitem>

      <em id="d1thr"></em>

      <cite id="d1thr"><output id="d1thr"></output></cite>

        <font id="d1thr"></font>
        <meter id="d1thr"><strike id="d1thr"><rp id="d1thr"></rp></strike></meter>

          <meter id="d1thr"></meter>

          漫谈企业家精神与中国数字经济

          来源:    分类: 宏观经济   时间: 2019-05-01 09:41   阅读:4296次


          “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企业家,成就一个伟大公司,必须要为整个社会解决问题”,“不要试图追赶上一班车,而要思考如何创造下一波风口”,“一个真正的企业家不仅能把握今天的机会,也能看到未来的机会”,“给年轻人犯错的机会,相信他们会找到通向目的地的路径”,“领导者不创新,不能期待下面人创新”。


          图说: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先生在清华大学2019全球经济管理学院院长论坛上现场发言。


          以上是4月27日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先生在清华大学2019全球经济管理学院院长论坛上的部分精彩观点。张勇的发言,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企业家精神与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进程,是如何相互激发、相互推动的?本文试图对此做一个简要的梳理和分析。


          中国数字经济在多个领域全球领先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互联网商业化以来,中国数字经济取得了飞速的发展。


          从人口层面来看,中国已经实现了高度的数字化。自2008年中国网民数量跃居世界第一之后,2016年,中国的互联网用户达7.31亿,超过欧洲人口总量。2018年,中国网民规模进一步达到8.29亿,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8.17亿,约占中国网民规模的98.6%。


          从宏观经济层面来看,中国数字经济在规模上已经成为了全球第二。据信通院的一项研究,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总量达到31.3万亿元,占GDP比重超过三分之一,达到34.8%,2018年数字经济发展对中国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7.9%,成为了带动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另外,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领域就业岗位达到1.91亿个,占全年总就业人数的24.6%,从而显著拉动了全社会的就业。


          从中观产业层面来看,中国数字经济创造了多个领域的全球第一。2013年中国网络零售交易额大约1.85万亿元,成为全球最大网络零售市场。2005年,中国网络零售交易额不到全球总额1%,2016年占比已超过40%。2014年中国快递量首次突破百亿大关,达139.6亿件,跃居世界第一。此后连续五年每年都登上一个百亿级台阶,2018年快递量已达507亿件。另据麦肯锡的一项研究,到2016年,中国与个人消费相关的移动支付交易额高达7900亿美元,相当于美国的11倍。


          从微观企业层面来看,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表现也非常突出。据Mary Meeker女士在INTERNET  TRENDS  2018中的研究发现,全球20大互联网领导者,美国11家,中国9家。另据麦肯锡2017年的研究,截至2016年6月,全世界262家“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私营初创企业)中有三分之一是中国企业,占全球“独角兽”总估值的43%。此外,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社会经济价值创造也非常显著。就阿里巴巴而言,2018年,阿里巴巴零售平台总体上创造了4082万个就业机会,其中包括1558万个交易型就业机会、2524万个带动型就业机会。


          创新驱动中国数字经济高速发展


          中国数字经济领域很多具有原创性的大规模创新,已经赢得了世界性的声誉。在支付领域,截至 2018 年12月,中国网络支付用户规模达6亿,手机网络支付用户规模达5.83 亿;在共享单车领域,2018年中国共享单车用户规模达到了2.35亿人;在网络购物领域,2018年中国网络零售交易额超过了9万亿元,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的贡献率达到45.2%。


          正如很多专家已经分析过的,20多年过去,数字经济领域的“Copy to China”正在变成“Copy from China”。那么,这一重大转变,究竟是如何发生的?我们不难梳理出这样的一些因素:


          首先是得益于这个时代的大背景,在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的时代大背景下,今天的中国人愿意拥抱变化、接受变化、创造变化。


          第二是得益于中国蓬勃发展的庞大市场,而大市场正是孕育创新的摇篮。关于科技创新的突破路径,从来都存在着多种解释,而市场需求正是理解这一问题的关键之一。具体到阿里巴巴在云计算、数据库等领域的技术突破,这一故事的梗概就是:在短短十余年的时间里,一个高速增长、超大规模、超级复杂、快速演化、在线的、统一的大市场,一方面对技术创新提出了大量的、迫切的需求,另一方面又给新技术的大规模应用提供了验证场景,并最终使新技术的价值得到了市场的认可,而新技术的演化,反过来又给新的需求或场景,提供了新的可能性。这里发生的故事,是一个技术创新源于市场需求,又反向刺激和拉动市场需求,两者之间良性互动、循环升级的关系。


          第三是得益于互联网“开放、透明、分享”的文化基因与中国文化的有机融合,使得互联网极大地改变了我们的工作与生活:如果说工业时代的美国是“车轮上的国家”,那么数字时代的中国,正在成为“指尖上的国家”。


          此外,中国在数字经济领域的政策导向,以及海量创业者所体现出来的企业家精神,同样是非常重要的因素。过去20多年来,我国政府对数字经济在整体上采取了包容审慎、鼓励创新的政策导向,并在全社会大力培养创业创新的文化,从而极大地鼓励和激发了海量创业者的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精神的发育与成长


          数字经济的新大陆,极大地激发了一批中国企业家和创业者的创新与创业。这一群体中,不只有聚光灯下的大型互联网公司的企业家代表,更有海量的开发者和卖家等。而企业家精神在这一群体身上,也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从心态来看,数字经济领域相当多的企业家和创业者,都展示了一种“视问题为机会,为社会创造价值”的进取心态。正如张勇先生在演讲中所言,“洞察痛点,担起真正的社会责任,不仅为自己更为整个社会思考解决方案,由此才能成为一位真正的企业家。”


          从行动来看,“面对难题,以担当的精神去进取”,也成为了很多企业家和创业者的选择。在中国电子商务发展之初,“物流难、信用难、支付难”曾被认为是很难绕过的“三座大山”。但现在回头看,正是在当时那种艰难的环境下,才激发中国企业家创造性地发展出了在线支付等业务模式,助力电商开创了全新格局。同样,也正由于双11等的极端商业场景,才激发和倒逼出了世界级的技术创新,从而带动了中国在DT时代的技术突破。


          从机制来看,数字经济领域的企业家,探索和践行了一种“小步快跑、持续迭代”的创新机制,让创新持续地涌流出来。创新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是技术、市场等多因素的集成突破,创新也不会一蹴而就,而会经历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支付宝就是在解决需求难题的过程中不断成长起来的,今天的支付宝,不仅致力于解决水电煤等生活支付的难题,解决小额理财的难题,在解决小微企业贷款难方面,也创造性地发展出了“310”模式。在公益领域,创新更是一种必须的选择。公益的本质是“唤醒”人的善意,而慈善是给予。


          2018财年,阿里巴巴带动170万卖家、3.6亿买家通过淘宝平台的“公益宝贝”计划累计捐赠 2.66亿元,帮助了约 330万的弱势群体,意味着百万卖家带动了四分之一的中国人参与公益。此外,截至2018年5月,蚂蚁森林用户超过3.5亿人,累计种植和养护真树5,552万棵,守护保护地3.9万亩。这都是在机制创新上的持续探索。


          从选择来看,在数字经济领域,技术、商业、文化、伦理、法律等都处于快速演化的状态。作为企业家,经常要面对很多艰难的选择。在这种情况下,使命驱动,就显得尤其重要。2008年、2009年的阿里巴巴,是否一定要投巨资去发展云计算?阿里金融是否要去做100万以上的信贷服务?面对创新的巨大风险,面对创新道路的多元选择,很多时候都需要使命和价值观的衡准。


          从信念坚持的角度来看,never never give up,既是阿里巴巴的理念,也是数字经济领域很多企业家和创业者的选择。马云先生本人,也多次讲过如果要写一本书,就会写阿里巴巴的1001个错误。


          数字时代的商业思想与企业家群体


          从第二次工业革命到今天的数字经济,100多年过去,推动工业时代走向辉煌的的生产方式和组织管理方式已经开始有所消退。加里·哈默先生的一段话,准确而又精彩地表达了这个时代的大命题、真命题:“21世纪的前20至30年内,能够像20世纪早期那样,产生革命性的管理原理吗?我想是,也必须这样。21世纪商业领袖们所面临的挑战与100年前工业先驱们遇见的一样。我们的确受前人束缚,并醉心于当前的管理。但是人类能够创造出现代的工业组织,也一定能够重新改写它。”


          从美国的福特制和泰勒制,到日本的丰田制,今天中国数字经济领域的企业家和管理学者,能否为数字时代下的全球经济,贡献一种“来自中国、属于全球、属于数字经济、具有普适性”的商业模式和组织模式,以及更为广深的商业思想?企业家群体、创业者、管理学者、消费者,在这个过程中分别可以做出哪些贡献?


          杭师大阿里巴巴商学院、湖畔大学、新商业学堂……在数字经济人才和企业家的成长进程中,阿里巴巴正在努力尽到自己的一份力量。未来十年,中国高度数字化的消费端,将倒逼和拉动供给端的数字化,数字化进程也将逐步进入深水区。在这一背景下,阿里巴巴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宣布成立“新商业学堂”。新商业学堂采用清华经管、阿里巴巴、学员企业三方共创共建的模式,旨在充分研讨创新实践,不断探索解决“如何做”的问题。目前,新商业学堂第一批面试已经结束,并得到了企业家群体的普遍关注和积极参与。


          我们相信,未来的数字经济与未来的企业家精神,将继续相互激发、相互成就、相互推动。在多方共创共建的过程中,新的理念、新的知识、新的能力,也将被不断发现和发展出来。


          作者:宋斐(阿里研究院资深专家)晓坪(阿里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张晶晶


          【相关阅读】

          阿里巴巴CEO张勇:要做“造风者”,而不是“追风者”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Sitemap

          易胜博| 赛车怎么用3000赢10万| 永乐国际app|